「郭昕」产销者和工业4.0

   

进入信息社会,消费者和生产者定义和功能正在发生变化。变化的根本原因来源“信息能力”对两者的赋权,也就是掌握的“信息资源”之后,谁在经济活动当中说了算。

 

未来经济的生产范式,现在虽然还不很清晰,但是我们逐渐地看到消费者和生产者的画像正在变化,原来的形态变得模糊起来,在未来信息经济的平台上,两者可能融合为一体,成为了产销者。

 

产销分开和产销对立,是工业经济的产物,是当时的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发展水平所决定的。大体上,工业经济以产品为中心,目的是依靠生产者占有的资源用最低的成本把产品生产出来,然后推给客户。用户是被动消费,产业流向是B2C,企业核心能力是供应链管理,也就是垄断资源管理。信息时代反客为主,客户成为生产过程的中心,生产者必须有能力把客户的需求转化为产品和服务,而不是仅仅依靠自身占有的资源,产业流向C2B,企业核心能力是需求链管理。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说,信息经济中,随着技术、资本、信息的民主化,即大众化,客户需求数据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资产。既然客户需求是企业最重要的资产,那么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融合,产消者的兴起也就是自然和必然的了。

 

信息能力所创造和改变的并不仅仅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关系,延伸下去,信息能力还改变了与此相关的工业4.0时代生产范式和产品形态:智能制造和智能产品。

 

简单地说,能制造就是信息化制造,信息的主要来源是消费需求。未来制造智能制造的核心能力之一就是消费者需求的管理能力。在德国工业4.0的规划文件当中,需求管理占了很重要的篇幅。需求管理在传统经济当中属于服务,所以制造领域出现了生产性服务业,或者叫服务型制造的新生产范式。

 

一旦制造变成了一种服务,很可能出现这样的场景:用户拿到了产品之后,产消者的生产制造才刚刚开始,或者说产品的生产只是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的第一阶段。比如, GE发动机公司生产的航空发动机安装到飞机上之后,Predix平台上的生产流程就开始了。如果用户买了一台汽车,汽车生产厂对汽车智能能力的服务型制造也才刚刚开始,它会让你的汽车自主学习,逐渐会学会自动驾驶,学会信息管理,路径管理,安全管理,金融、保险等方面的内容。机器学习能力成了产品制造/服务过程的一部分。

 

随着产销者经济主体形态的出现,智能制造的生产范式必然会会带来产品生产管理的变化,比如:从工业经济以管理产品物理功能为主线变为信息经济以管理人的需求为主线;市场诉求方面,传统经济靠传统使用价值、价格驱动,信息经济产品靠情感驱动;传统经济管理物为主,信息经济要以管理人(粉丝、用户)和满足人的不断变化的需求为主。

信息能力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让我们看到生产和消费互相融合起来的魔饼。有太多东西我们今天不能完全理解,比如,消费者的需求成了生产资料,人的需求和机器学习结合成了生产范式,生产和消费如何跨界融合,这一切都有待于我们继续求真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