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富」交易的四个阶段

 

接到吕琳媛教授邀请,布置了一个命题作文:为《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写篇评论。当然刻苦一阵,读后非常欣喜。张翼成、吕琳媛、周涛三位教授联袂撰写的专著《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不同于经济科班人士的论述,突破了很多既有条框的限制,有很多原创思想。从我本人看来,这本书所阐述的理论框架,能对目前的信息经济(数据经济)现象给予最好的解释。

 

对于现代经济体来说,经济运行的核心围绕着交易,交易才能实现价值。经济学的研究当然也要围绕交易,当交易形态升级的时候,经济学的理论也要迭代升级。在现代经济体系中,交易的商品大体可以分为天然品、人造品,人造品又可分为精神类型和物质类型。对于三类交易品,消费者的感知和分辨过程完全不同。比如,对于苹果,人类有天然辨识力,对于iPhone(人造苹果),分辨此类“苹果”的好坏,人类需要大量学习。很不幸,在经济学理论上,这两类“苹果”的供需模型没有任何差别。所以本书的作者毫不留情地批评到:经济学主流教科书把使用于桔子和苹果的理论毫无保留地推广到复杂商品中。如何通过对交易过程的本质研究,来更新经济理论呢?首先要分清楚交易的升级过程,结合本书的结论和本人的思考,我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交易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信息能力。现代经济体系中,天然品越来越少,类似于iPhone的人造品越来越多。当消费者面对各种“人造品”时,仅仅靠身体携带的天然辨识力,已经远远不够,还需要后天的学习,本书的作者们将其命名为“信息能力”。消费者的信息能力和厂商的产品多样性,构成了一个正向循环,产品多样性促进了信息能力提升,信息能力提升又促进厂商开发更多的多样性。本书提出一个重要观点:一个经济体的平均信息能力是最重要的公共资产,也成为一个经济体能做多大蛋糕的标志。沿着这个思路,如果搞清楚信息能力和经济增长、结构转型、通货膨胀之间的关系,正像通过利率高低调节经济阀门一样,通过信息能力可以调节各种宏观经济指标,套用一句俗话,无疑这将是一个诺贝尔奖级别的成果,也是经济学中“信息学派”真正开端。

 

第二阶段信息中介。人的一生中,工作为主,用于学习消费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消费的品类越来越多,信息能力的短缺将是常态现象。为提供增强消费者信息能力的第三方中介必然出现。现在的信息中介很多,搜索引擎提供了信息排序、电商平台提供来了信息汇集、今日头条实现了信息推送。为了盈利,在现实中的信息中介飘忽不定,“吃完原告吃被告”,或者“羊毛出在猪身上”,往往摆不正自己的位置,难免出现各种类型的“魏泽西”事件。

 

第三阶段信用中介。信息中介具有信息优势,交易过程中往往喧宾夺主,使得交易双方心存忌惮。后来进入市场的信息中介,往往进行模式创新,实行按效果付费。这种交易过程中,第三方不是简单地进行信息匹配,不仅仅是化学反应过程中的“催化剂”,而是抵押了自己的信用,既分担风险又分成利润。

 

第四阶段可编程经济。获取信用的成本是很高的,但技术永远在进步。现在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都在高歌猛进,大规模应用就在眼前。区块链可以记载交易主体的所有信用,通过人工智能对交易主体最佳匹配,形成智能合约。物联网作为智能合约的执行系统,实现交易的自动执行,这就是未来的可编程经济。比如,智能冰箱可以根据家庭消费自动订购牛奶;智能座椅可以根据主人体重的变化自动订购健身卡,等等。不过生活如果进化到这个阶段,是不是很多“剁手党”觉得生活特别没有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