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美云」个人智能代理点亮养老服务的未来



 

 

 

"书香中国。读好书。停下来,长考。

这是2018年我的期许。"

 

几乎是无意识,我马上就转到了我喜欢的章节,第二章“信息中介”。看完后最有共鸣的就是“ 个人助理(个人助理,PA )” ,我与平时呼吁的“ 智能代理智能Agent ,IA )“ 高度吻合。或许可以融合一下,叫” 个人智能助理(Personal Intelligent Assistant ,PIA )“ ,或叫” 个人智能代理(Personal Intelligent Agent ,PIA )“ ,英文缩写一致,都是PIA 。“重塑:信息经济的结构”(以下简称“重塑”)是我最近中意的一本书,虽不厚,但有视野,有思想,有深度。

 

“重塑”书中说“ 个人助理在未来可能取代当前的很多中介,成为匹配消费者需求和商家产品(或服务)的主流商业模式。” (P78 )我深以为然。实际上,大概十年前,就有一些学者提到以后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搜索引擎,为个人做个性化推荐和服务。十年过去了,技术趋势(史无前例的数据采集),科学趋势(理解并充分利用不断增长的大数据),经济学趋势(重心倾向于消费者)越来越明显,张翼成,吕琳媛,周涛三位教授在联袂指出上述三个趋势的基础上,提出了个人助理的理论框架,举起了为“ 消费者赋权” 的探照灯,灯塔是为“ 消费者赋能” 。书中说“ 个人助理原则上拥有全部访问权限,能够获得,抓取并储存消费者发出的所有个人信息碎片”,基于这些完全的信息,个人助理可以随时随地为主人服务,选择最合适的商品满足主人的 特别是其中的“隐性需求”。

 

消费者在与商家的博弈中,总体上是处于信息弱势的,这里的弱势既有信息量的弱势,也有信息能力的弱势。个人助理可以搜集各种海量数据,利用智能技术分析,匹配主人的需求,特别是主人都难以察觉的隐性需求。很妙!

 

当然,对我自己来说,相比较“重塑”书中的“ 助理” 概念来说,我更喜欢自己提出的“ 代理” 概念。不是因为我“懒”,而是因为我关注的对象是老年人。老年人,特别是失能的老年人,他(她)很难描述自己的需求,显性需求都难以说清,更不用说书中所绘冰山下的大量“ 隐性需求” 。也许,对老年人来说,那海平面下边的冰山更大更值得挖掘。而这时,老人特别需要“ 个人助理” 的服务,更准确的说,是“ 个人智能代理” 的服务。

 

我们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已经形成社会的共识。如何为老人服务,是当下政府和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总的来说,“重塑”这本书主要讨论的是“ 商品” ,但是,对于“ 服务” 来说,冰山下的“ 隐性需求” 更多对于养老服务来说,由于主人。- 。老年人的特殊性,隐性需求的问题更加明显老年人掌握的信息量状语从句:信息能力更弱这时,个人智能代理就呼之欲出了!

 

“重塑”书中说未来,“ 个人助理的数据存储在商业云” (P83 )中,我有些担心。我非常欣赏作者在“后记”中说“ 伦理与赚钱不可分割” (P190 ),但是,数据如果存储在“ 商业” 云中,管理这个云的商家会不会有“ 非分之想” ?我想,区块链技术可能是解决方案之一。老人一生的个人生命历程数据可以通过区块链的“ 去中心化” 方式记账或存储,商家和老人通过区块链的“ 去信任” 的方式认可个人智能代理匹配的合约(即智能合约),老人的子女也大可放心老人接受养老服务商的服务,不用担心上当受骗。

 

目前的商家眼睛比较愿意盯住儿童和女性,这是当下的两大消费金矿。随着具备消费能力的50 年代和60 年代生人相继退休,“银发经济”即将到来。老人如果能够舒服放心地享受个人智能代理的话,我们一般人群大可以偷个懒,不用再参与决策了,把“ 助理”的岗位升级为“ 代理” 。

 

“重塑”前言“一个新范式的诞生”中说到“ 读者可以举一反三列举更丰富的例子,甚至反例,而且不一定非要接受本书的每一个结论” (P6 ),我看到了作者们心胸的开阔,这是新范式诞生所需要的前提,也是未来我自己的个人智能代理会告诫我的。我联想到养老服务的例子,是希望三位教授点燃的新经济理论之光也能照亮我们传统养老领域之海,当然,有识之士也会同意这是一片“ 蓝海” 。